合適的配樂讓古詩更有魅力,也更容易被孩子們感知。

一對父女、一把吉他、一首古詩:怎樣火遍了海外?

2022-04-28 12:23:34發布     來源:成長的可能    作者:張蔚斐  

  作者|張蔚斐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來源|成長的可能

  近年來,“唱古詩”逐漸成為一種潮流,涌現出一大批古詩歌曲唱作者。其中,一位遠在澳洲、名叫阿保的老師因為真摯、優美的曲調火遍全網。

  阿保試圖用“唱古詩”的方式激發海外的孩子對古韻律的興趣,在古代,古詩詞原本就配合音樂一起出現,合適的配樂讓古詩更有魅力,也更容易被孩子們感知。

  阿保老師身上有很多標簽,英文老師、中文老師、民謠唱作人、“阿保民謠Live Yard”創始人、街頭藝人……但阿保專注的事情只有兩件:語言和音樂。在他看來,音樂也是一種語言,他將自己定義為“語言老師”。

  對于“唱古詩”這種新式的語言教學以及如何激發孩子的興趣和潛能,阿保有自己的思考和體會。

  #1

  為教學創作古詩歌曲,

  和女兒共唱《靜夜思》走紅網絡

  阿保在澳洲教中文的過程中,發現很多當地的孩子在學習母語英文時,也會大量采用歌曲學習的方式,這些孩子很熟悉這樣的學習模式,甚至會主動問阿保老師:“能用唱歌的方式學習中文古詩嗎?”阿保是壯族人,他一直以來就對唱歌很感興趣,也會創作,這促使他開始慢慢準備“唱古詩”教學。

  在阿保教唱古詩的過程中,有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學生——漢娜。漢娜是中澳混血,在她跟著阿保學中文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自己的音樂天賦,原本她的父母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會唱歌,阿保評價漢娜有“天籟之音”,建議漢娜的父母在這方面多做培養。后來,漢娜成為2020年澳洲歌唱比賽兒童組南澳冠軍,漢娜的父母也特別感謝阿保老師。

  “沒想到竟然意外當了一回伯樂,她父母特別感謝我,我說應該感謝的是我們中國精妙絕倫的經典詩詞文化。”

  在阿??磥?,“唱古詩”是一種立體的綜合的教學模式,值得家長借鑒。

  “現在也有很多漢學家和古漢語理論研究人員在還原古漢語情境下的音樂,但我現在做的事是用現代普通話作為主線反過來編曲,我的目的還是根據教學需要教孩子們說普通話。”阿保說。

  正是這一原因,使阿保老師的古詩歌曲更容易被孩子接受和喜愛,容易學唱、感情真摯,讓他的古詩歌曲很快就在學生之間流行起來。

  隨著阿保創作的古詩歌曲積累越來越多,他開始帶著女兒Emily一起唱歌,一把吉他,一曲童聲,古詩歌曲也給他們的親子互動中增添了很多美好回憶。

  阿保和女兒在社交網站上發布的短視頻引起了大量關注,一首情誼真摯的《靜夜思》,道出了多少游子的思鄉心情。阿保坦言,女兒也是他創作的靈感。在創作過程中,他常常會和女兒聊古詩的創作背景,寓教于樂。

  古詩歌曲《靜夜思》的創作就是阿保和女兒之間的一段溫馨回憶。當時,阿保和女兒分隔兩地,他一個人在澳洲,家人都在國內。月圓之夜,望月思鄉,這種情感就自然流露出來了,正是在這樣濃郁的思念的氛圍中,阿保創作了《靜夜思》的編曲。

  “我和女兒探討,如何把這些思念的情緒宣泄出來呢?古詩詞就成為最好的通道和載體之一。當我和她聊起這首歌該怎么唱的時候,她會把她的回憶和對我的思念之情表述出來。在我們互相表述對彼此的思念之情的過程中,也增進了我們父女間的感情。”

  在與女兒長時間的兩地分隔中,一起創作古詩歌曲成為一種紐帶,父女倆有了一件共同要做的事情。

  “她有她的角度,我有我的角度,有很多的碰撞和重合點,如果我們自己的孩子能和我們一起唱古詩,我覺得是特別美的,因為古詩本身就有很多教育意義和撫慰心靈的作用。小孩可能不太懂,但大人帶著她做這件事的過程中,她可能就能慢慢體會與父母之間那種很難用語言形容的情景感,這對我們的親子關系肯定也是有促進的。”阿保說。

  #2

  “英語是節奏性的語言,

  漢語是旋律性的語言”

  阿保在國內教了十幾年英文,現在又在澳洲教中文。

  在他看來,語言教學除了學語言本身,還有背后的文化、語言思維方式、看世界的角度,都很有意思。

  “有時候我們會從一個比較大的宏觀角度討論‘為什么我們要學一門外語’,這時候我就會跟我的學生提到我自己,我就是一個比較好的例子。如果我不會英文,我就不能從鄉村走到城市,最后留在大學里教書,也不會拿到國外的工作,現在也不會在澳洲給你們唱中文歌。”

  掌握一門第二語言,在阿??磥硎呛苡斜匾?,他提到自己兒時的玩伴,大部分還是留在家鄉那個相對比較小的區域,正是語言的力量,讓他得以突破地域的局限。

  在國內教了十幾年英文的阿保老師也看到了很多中國孩子在學習英文上的痛苦,例如背英語單詞,死記硬背的方式讓很多孩子學成了“啞巴英語”,想找到語言學習的技巧,前提是要了解不同語言背后的差異。

  “比如我們背英語單詞,口袋bag,通常就直接拼寫b-a-g,不知道為什么,但是記久了,就知道bag是口袋的意思,這是學漢語的常用方式,這樣的記憶就沒有跟發音聯系上。英文和漢語不太一樣,漢字就相當于一個圖騰、畫面、記號,漢字跟語音是分開的。比如‘土’字為什么讀出來是tǔ,沒什么規律。漢字是字形、語義、語音三角的結合體,但英文是兩點的,比中文少一點。西方學自然拼讀,看到bag就自然能讀出來。但如果我們用b-a-g的方法死記,那么聲音就缺失了。所以現在國內也有很多英語自然拼讀的推廣,我覺得也很好。”

  “英語是節奏性的語言,漢語是旋律性的語言。”阿??偨Y到。

  在阿保的觀察中,國內外的孩子學習外語的原動力是不同的。中國的孩子花在英語上的時間很多,而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孩子在外語上花的時間比起中國孩子來說太有限了。因為他們時間投入太低,所以學習成效也不高。除此之外,他們也沒有外語考試的剛需,完全是興趣驅動,這會篩選出真正對語言感興趣的孩子,到后期這些孩子的動力會很足。

  與國外孩子因興趣學外語不同的是,國內學英語是全面鋪開,這保證了大部分孩子的外語基礎,但是如果不能讓孩子找到好的學習方法,就會造成這么多年來一直困擾國內家庭在英語學習上的問題:耗時費力不討好。

  “現在的孩子依然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大學畢業了,想說幾句英文,說不出來。英語‘讀寫’可能還稍微好一點,但是‘聽說’很糟糕。這是方法出了問題。”阿保說。

  要解決孩子們學習語言后繼力量不足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幫助孩子找到學習的動力。

  #3

  興趣是學習的原動力,

  家長要幫助孩子享受學習的過程

  以古詩學習為例,“背古詩”和“唱古詩”這兩種學習方法有什么區別?阿保認為,歌曲能讓孩子學得更輕松,也更容易被他們接受,就算是反復練習也不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除此之外,孩子也可以用古詩歌曲來演出,把中文韻律的美感在音樂中展現出來,無形之中為千年流傳的古詩加了很多分。

  “唱古詩”這件事對于提升孩子的學習興趣是有很大幫助的,而興趣就是最好的老師。

  “興趣是很重要的,當孩子有了興趣之后,重復哼唱古詩,對于他們的記憶也是非常有幫助的。另外,唱古詩的過程也能愉悅孩子的身心,讓他們感到快樂,這是有聲的滋潤。”

  在孩子的啟蒙階段,不少家長都迫切地希望孩子能多記住幾個英語單詞、多背幾首古詩,但有些孩子進展很慢,學不進去。

  “國內的家長想在孩子的白紙狀態下多往他們腦袋里塞一點東西,這無可厚非,但如果忽略了孩子們的主觀能動性,或許會適得其反。雖然唱古詩這件事對很多孩子來說是有趣的、是對孩子的語文素養有積極作用的,但如果有孩子真的比較抗拒這件事,那么我也不贊成家長在這樣的狀態下去推著孩子走,會在心理上給他們造成更大的逆反。緩一緩,或者讓他們看看別的小朋友在這件事上展現出來的快樂和成就感,從側面給他一些激發。

  阿保身邊也有這樣的例子,朋友的孩子對學習中文這件事本身都很抗拒。小朋友經常來他家玩,他就會帶著幾個小朋友們一起唱古詩,朋友告訴他,回家的路上孩子一直在哼唱這段旋律。

  “興趣”才是孩子的原動力,而不是大人非逼著孩子去做一件事。在與阿保老師的對話過程中,他反復強調了“興趣”的重要性。“我一直都說,不是我在教孩子,而是我打開了他們想學的‘愿望箱子’,當他們想去學習的沖動攔不住的時候,他一定會成功的。”

  阿保在國內外的家庭教育上也有自己的觀察和思考。

  “當我們談到國內國外的家庭教育時,想到的總是中西方文化的差異,但事實上我們常常忽略了在家庭教育領域,中西方文化的共性是遠遠超出差異感的。家長的目標都是在孩子的黃金階段獲得最好的最優化的資源,讓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區別是在于方法論和學習的本質認知差異。

  阿保提到,國內的家長更關注結果,有時會用壓力推著孩子往前走,孩子小、貪玩,家長就需要多加引導,把他們引導向一個較好的結果。而國外的家長更關注過程,在意孩子在過程中是否開心、愉悅?國外的家長認為,只要孩子在學習的過程中是愉悅的,那么他們自然會繼續去學,至于學了多少,量化的東西,相對不是那么在乎。國外的家長認為這是長期化的過程,而不是短期的起跑線的比拼。

  中國家長在教育的過程中普遍很焦慮,對此,阿保認為,家長首先要解決焦慮本身。

  “如果父母每天都很焦慮,覺得孩子怎么學都學不夠、學不好,無形中就把很多負面情緒帶給了孩子。沒能在陽光雨露下成長的孩子,怎么能茁壯呢?

  “所以最重要的問題在家長,不在孩子。家長首先解決焦慮,在輕松的環境下才能和孩子有更多的對話,從中了解孩子的興趣點,從自家孩子的實際情況出發做針對性的規劃,這比照搬別的家庭的所謂的‘成功教育經驗’要好得多,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

日本人成网站18禁止久久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