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并非中國知網第一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網傳中科院停用知網,雙方回應陷入“羅生門”

2022-04-19 08:41:45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哆啦  

  多知網4月19日消息,據紅星資本局消息,近日,一封落款為中國科學院“文獻信息中心”的郵件在網上流傳。根據網傳消息,中國科學院“文獻信息中心”于4月8日發布通知稱,同方知網技術有限公司(CNKI數據庫出版商)暫停中科院對CNKI數據庫的使用權限,即日起,CNKI科技類期刊和博碩士學位論文數據庫無法下載。隨即,#網傳中科院停用知網#等話題在微博上引發熱議。

  關于停用的原因,上述郵件提到,由于知網續訂價格維持較高漲幅,“2021年中科院集團中國知網數據庫訂購總費用已達到千萬級別,高昂的訂購費用已成為中科院集團資源引進中的‘巨無霸’。2022年,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與同方知網公司就費用、訂購模式展開積極討論,但在多輪艱苦談判后,CNKI數據庫依然堅持近千萬的續訂費用,并且在成員數量、單家價格等方面條件相當苛刻。”

  4月17日,據紅星資本局消息,中科院內部人士向其證實了此事。

  而在4月18日,中國知網方面回應長江日報等媒體稱,上述消息“不屬實”。

  事實有待進一步厘清。隨即,#網傳中科院停用知網#這一話題引起熱議。事實上,這并非中國知網第一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近年來,至少有6所高校發布公告表示暫停使用知網,原因均為價格漲幅過高。此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89歲退休教授趙德馨狀告中國知網侵權,勝訴獲賠70多萬后,論文被下架,相關消息在微博上引發熱議。

  中國知網全稱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CNKI),由清華大學、清華同方于1999年6月發起,是以實現全社會知識資源傳播共享與增值利用為目標的信息化建設項目。中國知網在國內文獻檢索領域占據很高的市場份額。作為國內知名度與論文載量均排在前列的中文數據庫,其建立至今,一直位居國內各大高校圖書館的數據庫選擇前列。

  其由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SH)100%持股,同方股份于1997年在上交所上市。同方股份財報顯示,同方知網主要從事互聯網出版與服務業務,已形成“中國知網”(CNKI)門戶網站,為用戶提供《中國知識資源總庫》《中國學術期刊數據庫》《中國博碩士論文數據庫》《中國年鑒全文數據庫》《中國工具書網絡出版總庫》等一系列產品。針對個人用戶,其期刊全文收費標準為0.5元/頁。碩博論文收費標準當前分別是7.5元/篇、9.5元/篇。

  2021年上半年,同方知網主營業務收入4.96億元,歸母凈利潤1892.7萬元,毛利率51.3%。母公司同方股份2021年上半年營收112.62億元,凈虧損5.27億元。

  對于此次風波,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在北京青年報撰文表示:“輿論可以呼吁知網調整經營理念,從學術數據庫的‘公共性’出發,根據成本開支合理收費,向作者支付版權費,但這與企業逐利目標并不一致。

  隨著我國國力增強,對研發的投入大幅增加。據統計,2021年,中國全社會研發投入達到2.79萬億元人民幣,研發投入強度(即研發投入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44%。在此背景下,國家應該開發或者收購商業機構的學術數據庫,將其作為公共學術資源平臺,避免其成為企業謀利的工具,妨礙學術研究。

  另外,對于社會機構開發、運營的學術數據庫,應該明確定位為非營利性機構。帶有公共產品或準公共產品屬性的產品,其供給應該堅持公益性、非營利性。這就好比治理校外學科類培訓機構。過去,我國有多家以學科類培訓為主營業務的上市教育公司,有的產值甚至超過千億,但是,校外學科類培訓機構的過度逐利,不但增加家庭的教育支出負擔,還制造嚴重的社會焦慮。”

  此外,央廣網特約評論員謝偉鋒就此事發表評論稱:“知網是否存在壟斷行為,這涉及專業的法律問題,當由反壟斷機構或司法機關去判定。然而,稱自己為‘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的知網,是否該在經濟效益之外履行更多社會責任?

  此外,無論是落實知識產權,還是驅動創新力,多幾個‘知網’的存在,讓合理競爭參與其中,對學術和市場都是好事。畢竟,兩者的關系最終還是‘合作共贏’,而非‘價高者得’。否則,讓人用不起,知網又能走多遠呢?”

日本人成网站18禁止久久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