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渴望家庭的溫暖和關愛。

“我帶了45個孩子,有4個患了抑郁癥”

2022-04-08 12:01:14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張蔚斐  

  作者|張蔚斐

  圖片來源|pexels

  來源|成長的可能

  一個班里45個學生,有4個抑郁癥孩子,這是王璐老師目前所帶的初三中考班的情況。在這四個孩子中,有兩個是因為抑郁癥有留級經歷,另外兩個孩子則是在王璐接班以后才漸漸出現癥狀,他們常常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有人逃避學習,待在家里,也有人在學校里會忍不住打人。

  對于這四個孩子,王璐傾注了很多心血,他們比其他的孩子更需要關愛。今天,王璐講述了這些孩子們的故事。

  他的眼球是渾濁的黃色,睡眠嚴重不足

  小冬在初三時確診了抑郁癥,因此而留了一級,所以現在到了王璐的班里。雖然已經到了初三中考的關鍵時期,小冬卻并沒有來學校上課,一直在家里自學。王璐常去他家里家訪,小冬住的地方太陰暗潮濕了,一樓的位置,常年沒有太陽,家里的陽臺和前面的樓房距離只有半米。王璐總覺得,這樣的居住環境對他的心理也會有影響。

  “他跟我講過很多,他的抑郁癥主要是因為家庭影響和校園關系造成的。”王璐說。

  小冬和上一屆的同班同學之間相處并不愉快,這也成為他的心病之一。據前一任班主任說,當時學校里沒有取暖設備,小冬班級里提議,可以由每個同學出錢集資裝一個取暖設備,但是小冬媽媽不愿意出錢,舉報了這件事,最后供暖沒裝成,小冬也在班級里成為眾矢之的。

  “其實真相到底是怎么樣的,我們也不知道,因為小冬媽媽不承認這件事,但是學校的老師說舉報是可溯源的。但無論真相是什么,當時班里的同學和老師都覺得是他媽媽舉報了,輿論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同學們對他很不友好,排擠他、孤立他,他在運動會上摔倒了也不會有人扶他,這讓他在那個班級里呆不下去。”王璐說。

  如果僅僅是校園環境的影響,小冬在換了班級以后應該會有所好轉,王璐說,現在的班級氛圍還是很好的,但是小冬還是學不進去,因為對小冬影響更大的是家庭環境,據老師說,小冬的爸爸屬于“粗暴教育”,媽媽也沒有耐心。

  由于當時班級里大多數人都針對小冬,小冬很孤獨,他有一個比較好的朋友,但是這個朋友自身屬于大人眼里的壞孩子、愛混愛玩不愛讀書。小冬和他走得近,還愛玩游戲,這引起了家人的不滿,認為他學壞了,于是,小冬爸媽把他送到了湖南一所“戒網癮學校”。

  “就是那種新聞里電擊的學校,你懂的。”王璐說,“他爸媽把他送到湖南的網癮學校待了半年,那個學校不準家長探視,他媽媽三個月才去看過他一次。他一個人在那里,還是外省,從江蘇給他送到了湖南。這對他的影響非常大,他身上還有在網癮學校里留下的疤痕。”

  現在,小冬和家人吵架時提到最多的就是:“你知道我在那個學校過的是什么生活嗎?”

  王璐說,小冬的學習基礎不差,人很聰明,在學校對同學老師態度都很好,但是他因為情緒原因,沒有辦法完完整整聽完連續性的課程,現在已經不怎么來學校了,來不來學校主要看心情,所以他的成績也就跟不上了。

  “跟他交流時,你能明顯看到他的眼睛是那種老人一樣的渾濁的黃色,他的睡眠嚴重不足。對于未來沒有任何念想,也沒有愛好。自從他被確診后,他媽媽現在對他比較耐心了,但是情況并沒有好轉。”王璐說。

  情緒敏感的女生,常常會感到不舒服

  西西和小冬一樣,也是在初三確診抑郁癥后,留了一級。

  “西西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女孩,很有領導能力,是排球體育特長生,也是美術特長生,畫畫、運動都很優秀。剛接觸時,真的覺得她很開朗,長得也很好看,但是她情緒很敏感。”王璐提到西西時,先說了一大堆優點,“她的字也寫得很好看,比很多老師都好。”

  在王璐眼中,西西各方面能力都很優秀,但是同樣因為抑郁癥的原因,導致她無法連貫性學習,情緒對她的影響很大,她的成績也不理想。

  

  “她的抑郁癥主要是家庭原因,父母關系不好,爸爸常年在外地,不怎么管她。她的情緒很敏感,常常會覺得身邊的人對她不懷好意。”

  王璐舉了一個例子,有一次勞技課上,老師提到了“抑郁癥”,其實當時同學們并不知道她有抑郁癥,同學們在笑,西西認為同學們是在笑她,就立刻站起來跟老師說:“老師我心里不舒服,我要去找心理老師。”

  同時,西西也比較沖動,和別人發生矛盾時,常跟王璐說:“老師,我想找一群人打他,想把他套在麻袋里打一頓。”王璐讓她有沖動的想法時就要第一時間告訴她。心思敏感的西西看到同學們圍在一起說話時看了她一眼,就會覺得別人在嘲笑她、議論她。“西西性格比較像男孩子,在學校里和女生不太合得來。”王璐說。

  抑郁癥需要吃藥治療,他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需要用藥物控制。但是吃藥的副作用很大,比如嗜睡,這對他們的學習是很大的影響。當他們吃藥時,能很明顯感受到他們的情緒是穩定的,但是因為藥物的副作用,他們有時候會停藥,一停藥,情緒就上來了。

  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疤痕,在團體中沒有價值感

  桃子常年穿著長袖,情緒失控的時候,她就會用小刀割自己的手臂,手臂上深深淺淺的布滿疤痕,她不想被別人看到。王璐是半路接班的,初二時接替了前班主任。她也曾問過桃子為什么要傷害自己,桃子卻說不出所以然,只說是“喜歡”。

  桃子一直有很嚴重的抑郁傾向,在她接管班級之前,桃子的極端行為更多,但家人都忽略了,初一時桃子還有想跳樓的行為,每天都說不想活了,沒有什么意義。

  桃子的情緒問題一直被耽擱了,家里人沒有引起重視及時給她幫助。直到在王璐的溝通下,桃子家人才終于帶她去看醫生,桃子也被確診為抑郁癥。

  在王璐眼中,桃子的情緒起伏很大,好的時候很好,但有時候很暴躁。

  桃子的問題,更多的是來自于人際交往,王璐說,桃子是一個社交能力比較弱的孩子。

  

  “桃子在群體中缺乏認同,很沒有安全感。她是個比較胖的女生,說話很容易冒犯別人,情商不是特別高,所以同學不是很喜歡跟她交往,但是她又很渴望在班里有比較好的人際關系,迫切地想獲得友情。”

  桃子在人際交往中不太懂得如何尊重別人,在和同學相處時,桃子會自己拿對方的東西吃,不管別人愿不愿意,說著說著就開始擺弄對方的東西,喜歡整天黏著別人。

  “青春期的孩子還是比較在乎隱私和自我空間的,桃子的做法在很多孩子看來可能就是不太有邊界感,總會讓人在和她相處的過程中感到被冒犯,所以她不被同學喜歡,在學校里比較孤獨。”

  桃子人緣不好、成績也不好,在校園團體環境中就沒有價值感的獲得,各方面都比較受挫,就會覺得自己很差勁,情緒也越來越差。王璐試圖理解她,站在桃子的角度走進她的內心,王璐說:“她沒有價值感的獲得,有時候‘生病’反而讓她被關注,被關愛。

  “其實桃子是個很善良的孩子,只是非常想獲得別人的認同,脾氣也很暴躁,性格可能和家庭也有影響,她爸爸的說話方式也是這樣的,比較直接,比較冒犯。”王璐說。

  或許要等長大后離開家庭環境的影響才能自愈

  小林還沒有確診抑郁癥,但是他的癥狀比較明顯,學校的心理老師也建議他及時就診,小林經常跟老師說自己心里不舒服,想打人,但無論王璐怎么和家長溝通,家長都不愿意帶他去就診。

  “這個男孩完全是家庭原因。以前可能年紀小還能忍著,但是隨著他逐漸長大,認知更加清楚,思考的更多了以后,他感到越來越痛苦,他是一個想得很多的孩子。”

  小林父母離異,雖然法律將他判給爸爸,但是小林爸爸已經在其他城市再婚了,也完全不管他。小林由姑姑帶著,在姑姑家中,他會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小林有一個親姐姐,按法律判給媽媽,小林媽媽和姐姐原本也不太管他。

  “離異的家長,互相都愛說對方壞話,小林的心理壓力就比較大,常常感到孤獨,在姑姑家也會覺得寄人籬下,父母和姐姐也不管他,讓他沒有歸屬感。尤其是男孩子,沒有爸爸在身邊,等于沒有榜樣作用了,對他的成長影響很大。”

  小林比較早熟,思考的東西很多,比如他會在網頁上搜索“父親沒有對孩子盡撫養責任,在法律上應該如何懲罰”,小林想的很多,也比較在意家庭的這種影響。

  “小林初一考入學校時,成績是中上的,他很聰明,我們是按成績排名的,他在班里的學號是13。但是很可惜,因為情緒問題,他的成績也跟不上了。小林長得又高又帥,平時陽光開朗,和同學關系都很好,同學開開玩笑他也不會生氣,脾氣很好,是個很好相處的孩子。還常常幫老師的忙。”

  因為控制不住情緒,小林需要常常請假,他跟老師說,他心里很不舒服,需要回家躺一天。

  或許是因為王璐對他比較關心,小林對王璐也很親近,不僅會拼樂高玩具送給老師,還會自己做甜點帶給老師吃。

  “其實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關愛,他這樣的孩子,給一點溫暖就能燦爛很久,我平時跟他溝通多一些,他就對我很好。但是他家里人不重視他的問題,不愿意帶他去就診,導致他的情緒常常無法控制,總說心里不舒服,很想打人。”王璐說。

  “有時候,我也很想幫助他們,但是我能做的畢竟是有限的,他在學校再好,回到家庭環境又打回原形,家長不愿意治療,我也沒辦法。而且藥物治療也不是根本,還是要他自己走出來。”王璐說,“如果問小林什么時候有可能會自愈,或許真的只有等到他長大、獨立,真正不受家庭環境影響的時候,才會改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