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需要憂郁情緒嗎?

家長必看的兒童心理學動畫電影:你的孩子用什么情緒解碼世界?

2022-04-04 09:19:52發布     來源:成長的可能    作者:張蔚斐  

  作者|張蔚斐

  頭圖|《頭腦特工隊》

  來源|成長的可能

  孩子的情緒多變,讓很多家長在面對孩子的哭鬧、情緒化、發脾氣時都感到束手無策,到了青春期,孩子又有了很多自己的秘密,讓家長覺得自己始終很難理解自己的孩子,走進孩子的內心。

  成長的可能編輯團隊近日想推薦一部關于家庭教育的電影——《頭腦特工隊》,一部被譽為兒童心理學教科書的電影,把原本深奧難懂的兒童心理學知識以擬人化的方式表現出來,也讓家長更直觀地感受到情緒心理的變化,幫助孩子更好地接納情緒。

  故事的主人公萊莉是一個樂觀的11歲小女孩,和爸爸媽媽生活在美麗的明尼蘇達,有好朋友、有熱愛的冰球運動,她的生活充滿快樂,而這一切都是萊莉的大腦系統分工合作的結果。

  在萊莉的大腦的控制中心,有五個人物——樂樂、憂憂、厭厭、怒怒、怕怕。在萊莉嬰兒時期,大腦只有樂樂一個人在控制,隨著嬰兒不斷接觸世界,情緒感知能力也在增加,才逐漸產生了憤怒、厭惡、害怕、憂傷的情緒。

  萊莉對每一段人生記憶都會成為一個發光的球,進入大腦,黃色代表快樂,藍色代表憂郁,還有紫色的害怕、綠色的厭惡和紅色的憤怒。其中樂樂是主導控制者,她每天都會讓萊莉笑著面對一切,嚴格控制憂憂的行動,因此萊莉的主要人生情緒是快樂的。

  

 

  在萊莉的大腦里,有一個核心記憶區,里面保存著她重要的節點記憶,在樂樂的管理下,核心記憶區的球都呈現黃色。

  

  由核心記憶控制的小島,分別是淘氣島、家庭島、友情島、冰球島、誠實島,這些美好的記憶所塑造的品質構成了這個小女孩萊莉的人格,在她遇到困難時,都可以隨時調動這些記憶來重振信心。

  

 

  #1

  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需要憂郁情緒嗎?

  影片中,憂憂是備受爭議的存在,一開始樂樂在介紹五個情緒管理者時就說:“不知道憂憂有什么作用。”樂樂希望萊莉的生活一直是快樂的,而憂憂只會讓萊莉傷心。

  

  原本平靜的生活因萊莉一家搬家而發生改變,因父親工作變動,萊莉隨著父母從明尼蘇達來到了舊金山,離開了熟悉的伙伴、熱愛的冰球隊和原本的大院子,萊莉對舊金山的一切都感到不適應,陰暗破敗的居住環境讓她無比懷念明尼蘇達的美麗庭院,父親的工作更繁忙了,剛陪她玩了一會兒便離開了,舊金山和家鄉的飲食習慣也不同,萊莉出門買披薩又買到了她最討厭的西蘭花披薩,在陌生的環境中,萊莉感到無比傷心。

  

  樂樂想盡一切辦法想調動萊莉的快樂情緒,播放黃色的快樂記憶球,但是憂憂的觸碰讓記憶球變成了藍色,眾人大驚失色,憂憂自責不已。

  

  而萊莉也因此在新學校的自我介紹環節中表現出害怕、憂傷,原本她想到的是在家鄉快樂的冰球記憶,但是隨著記憶球變色,萊莉想起這段記憶時變得悲傷。

  

  現實中的萊莉失去了核心記憶和樂樂、憂憂,變得更沉郁,萊莉在學校里總是獨自一人,無法融入其他同學,在冰球選拔中,因為丟失了關于冰球的記憶,所以也沒能打好冰球。在家里也常常跟父母爭吵。

  而在樂樂和憂憂的爭執過程中,核心記憶球離開了原本的位置,由記憶構成的萊莉的個性小島也全部變成了灰色。樂樂為了保護快樂的核心記憶,不慎和憂憂一起到達了記憶深處,離開了大腦控制中心。

  而被困在記憶深處的樂樂和憂憂也在努力克服困難帶著核心記憶重回大腦控制區。樂樂和憂憂看著萊莉的變化,無能為力。憂憂也自責地認為,自己是完全沒用的,她只會把所有的事情變得更糟,正是因為她觸摸記憶球才使萊莉變得憂郁,導致樂樂離開控制中心,萊莉再也不能快樂,憂憂因此不愿回到大腦控制中心。

  

  樂樂原本也認為憂憂是消極的、不該存在的,她看到的關于萊莉的冰球記憶里只有代表快樂的黃色,是憂憂的觸碰讓記憶球變色。但樂樂在被困在記憶深處時卻突然發現,記憶球原本就有藍色,這一整段完整的記憶是:萊莉在冰球選拔中沒發揮好,心里很難過,爸爸媽媽因為看到萊莉的難過才來安慰她,小伙伴們也把她高高地拋起。

  

  完整的記憶本就有喜有憂,并不是因為憂憂的觸碰才變色,但樂樂一直以為記憶球只有一個顏色。

12.png

 

  樂樂這才明白,一味地壓抑情緒,維持快樂并不是正常的情緒,孩子的情緒需要發泄。當樂樂和憂憂回到大腦控制中心之后,樂樂告訴憂憂,萊莉現在需要的是她。

10.jpeg

 

  在憂憂的控制下,萊莉終于發泄出了心中的憂郁和委屈,在父母的懷里釋放自己壓抑的情緒。

15.jpeg

  只有所有情緒共同協作,孩子才能更好地適應環境、身心健康的成長,萊莉的核心記憶也從單一的代表快樂的黃色變成了五彩繽紛的顏色。

16.png

  #2

  親子交流中情緒是如何一步步失控的?

  在影片中,萊莉剛剛失去樂樂和憂憂時,情緒一片混亂,控制臺剩下的怒怒、厭厭、怕怕提出,要扮演樂樂來控制萊莉的情緒,就像很多人明明不開心,卻強顏歡笑的樣子,在這一過程中,萊莉和爸爸媽媽之間發生了一次激烈的沖突。

17.png

  不同情緒主導的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比如萊莉,主導性格是樂樂,她的性格就是陽光開朗的。而萊莉媽媽的大腦控制區的主導者是憂傷,因此媽媽的性格是細膩、善于觀察的,她的控制區首先發現了萊莉的不對勁。  

18.jpeg

  被厭厭主導的萊莉,表現出不耐煩的厭惡情緒,這一微表情立刻被萊莉媽媽發覺異常。

19.png

  而萊莉爸爸的控制區主導性格則是憤怒,因此爸爸比較沖動、更具有威嚴,對待女兒是嚴厲的。

  20.png

  由怒怒主導的萊莉表現出了不耐煩的情緒?! ?/p>

21.png

  也因此立刻激怒了爸爸,父女倆爆發了激烈的爭吵,兩人的大腦控制中心里的憤怒正在交戰。

22.png

  憤怒的爭吵導致萊利沖上樓獨自躺在黑暗的房間里,當親子之間被憤怒占據主導地位時,任何的交流溝通都不起作用了。

  與憤怒主導不同的是,在影片的結尾,憂憂讓萊莉訴說出了心里的悲傷,這樣的憂傷情緒反而能讓萊利和父母用擁抱觸摸的形式彼此安慰彼此治愈。  

23.png

  #3

  電影的心理顧問談《頭腦特工隊》中的悲傷處理

  這部影片的設定運用了豐富的心理學知識,也讓家長更了解孩子的思維是怎樣的,可以更科學地養育。

  《頭腦特工隊》背后,有兩位著名心理科學家、微表情專家作為顧問,美劇《別對我撒謊(Lie to Me)》的主人公原型Paul Ekma,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大學的心理學教授Dacher Keltner。

  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Paul Ekma和Dacher Keltne提到:影片核心的科學問題有三個:情緒如何管理意識流?情緒如何給我們過去的記憶上色?11歲的小女的情感世界是怎么樣的?

  科學研究發現,從這個年齡開始,積極情緒的強度和頻率開始急劇下降。每個人的個性都是由特定的情緒所定義的,這形成了每個人感知世界、表達自己的方法,以及我們回應他人的方法。

  “《頭腦特工隊》是一部關于失去和傷感會讓人獲得什么的電影。萊利離開了在明尼蘇達的朋友和她的家。更尖銳的是,她已經進入了青春期前的階段,這讓她開始告別童年。憂憂被看作是一個拖累,一個樂樂一直試圖從萊利的意識中拖走的角色。

  事實上,研究發現,悲傷和重要的生理覺醒有關,激活機體對失去的反饋。在影片中,憂憂看上去很土和讓人倒胃口。但現實生活中,更多時候一個人的悲傷會讓她獲得其他人的安慰和幫助。”

  很多人都和樂樂一樣,在最開始都不能理解憂憂,都會認為“如果沒有憂憂就好了”、“憂憂很多余”、“都怪憂憂產生了憂郁的記憶”。就像我們大多數人認為的一樣,悲傷的情緒是消極的、負面的,是不應該存在的,我們只要有積極的情緒就好。

  在樂樂對憂憂的強烈控制下,萊莉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的傷心,這讓孩子的情緒都被壓制了,不懂表達自己的悲傷,也就無法排解自己的壓力。一旦失去感知喜怒哀樂的能力,就有可能導致一定的心理問題,尤其是當萊莉到了陌生的環境時,更加不能適應。

  但在影片中,憂憂在后期幫助萊莉恢復正常的情緒起到了決定性作用,憂憂逐漸掌控了萊利對于目前生活變化的思維處理,在結尾處,往萊利在明尼蘇達州的回憶中增加了藍色。

  Paul Ekma和Dacher Keltner表示:“科學研究發現我們現在的感情塑造了我們對過去的記憶。這是電影中憂憂的一個重要功能:她引導萊利了解她正在經歷什么變化,她失去了什么,這為萊利創造了搭建新自我人格的舞臺。”

  《頭腦特工隊》提供了一個新的處理悲傷的方法,核心就是:擁抱悲傷,讓它展露出來,耐心的處理青春期前兒童的情感斗爭。悲傷會讓我們認清那些已經丟失的事物(比如童年),讓包括孩子和父母的全家人去收獲他們所得到的:未來新自我的舞臺基石。

  參考資料:《紐約時報》:頭腦特工隊的科學,THE SCIENCE OF ‘INSIDE OUT’

日本人成网站18禁止久久影院